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秘密·续第十一章

作者:admin人气:855来源:





  当王鑫回来的时候,是孤身一人,唐晓薇因为受到王鑫与柳玉洁的乱伦活春
宫刺激,导致耗费了不少精力,加上体虚精弱,在王鑫出去后没多久便迷迷糊糊
的睡着了,待她醒来的时候,发觉王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
  「看你睡得正熟,就没吵醒你,你的睡相真可爱。」王鑫坐在床头,轻轻的
抚摸着女人的脸颊说道。
  唐晓薇闻言又羞又喜,突然主动靠进他的怀里,一脸欢喜的轻笑道:「主人,
我好像恢复了一点记忆。」
  王鑫闻言,心不争气的咯噔了一下,强笑道:「是吗?太好了,想起了什么?」
  唐晓薇轻轻的笑道:「就是和主人在一起的时光啊,虽然有些模糊,很多地
方记不清了,但是我能记得主人给我买的蛋糕,还有那天你冒雨给我买药的事,
呵呵,虽然我年纪比你大一些,但好像一直都是你在照顾我呢。」
  王鑫听了不由一愣,这些记忆根本就是自己凭空捏造的,她怎么会有印象,
于是追问道:「还有吗?」
  唐晓薇摇摇头,困惑的说道:「其他暂时还记不起来,刚刚还做了一个梦,
把我给吓醒的。」
  「什么梦?」
  唐晓薇回忆道:「很恐怖的一个梦,我梦到自己在看电视,电视上在放一个
男人要杀死他的妻子,而他的妻子还有身孕,那个男的一脸狰狞的样子,吓死我
了。」
  王鑫心道,这不是唐晓薇与她的小情人之间发生的一幕吗?他的思维高速运
转起来,忽地脑子里灵光一闪,心道:「难道是这样?」
  按照正常的情况下,印象深刻的记忆很难被遗忘,痛苦的记忆便是如此,唐
晓薇差点被小情人杀死这件事,给她留下了非常深刻的痛苦印记,本能的将这段
记忆封闭了,并且连带着把跟小情人在一起的时间全部封闭,导致记忆出现空白,
她苏醒后,本能的想要找回这段空白,但因为这段记忆是痛苦而不堪回首的,便
怎么寻也寻不来,恰巧王鑫编了一段天衣无缝的谎话,加上王鑫留在唐晓薇心底
的我是你主人这句强烈的心理暗示,导致唐晓薇把这些虚假的记忆铭刻在脑海中,
她刚刚失忆,大脑正是最虚弱的时候,就好像干涸的河床,只要是水便会被彻底
吸收,王鑫完美无缺的谎言,加上唐晓薇自己的心理暗示,内外同时作用下,便
让她将这些谎话当成了被遗忘的记忆,用于填补记忆的空白。
  男人杀死孕妇的噩梦,是唐晓薇记忆深处的本能,因为她的失忆,完全是自
己的心理不愿想起在作祟,并非是颅内记忆组织受损,因此当她睡着后,意识在
深度睡眠的情况下,还是会将那些痛苦的记忆以梦的形式表现出来,但是有了先
入为主的观念,唐晓薇便把这段真实发生的记忆当成了梦境,加上她不愿意想起,
便更加认定这段记忆并非真实。
  王鑫心里琢磨着,也不知自己猜的是否正确,便试着说笑道:「你胆子小,
下次便不要再看恐怖片、犯罪片了,每次看完都会做噩梦。」
  唐晓薇听了这句话,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主人的言下之意,刚刚果然是个
梦,于是笑道:「嗯,下次不看了,主人,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啊,你明天去
上学以后,我会很无聊的。」
  王鑫这才松了口气,笑道:「本来今天烧退了就可以出院的,结果你不听话,
白天还跑出去梦游,医生说要再住院观察几天,以免伤及腹中的胎儿,唉,下次
可不许乱跑了。」
  唐晓薇听了连连点头,惴惴不安的说道:「主人,不会是真的伤到孩子了吧。」
  王鑫宽慰道:「别担心,医生没这么说,你多注意调理身子,应该无大碍的,
只是一定要乖乖听话。」
  唐晓薇点点头,又往少年的怀里缩了缩,笑道:「主人,你的怀里好温暖。」
  王鑫笑道:「那你便多抱紧些。」
  「嗯。」
  王鑫拥着香玉满怀,很快便起了异样的心思,这时唐晓薇突然说道:「对了,
妈呢?」
  王鑫回答道:「她先回去了,今天我留在这里陪你。」
  唐晓薇点点头,突然小声说道:「主人,我和妈,你比较喜欢谁啊。」
  王鑫听到这话,心中大喜,她能这么说,便是从心底已经认同了与母亲共侍
一夫了,于是捏着她的下巴,看着满脸羞红的她,笑道:「当然是你了,你可是
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
  唐晓薇听了反倒是不喜,撅起嘴巴说道:「那我要是老了丑了,你岂不就是
不喜欢了。」
  王鑫笑道:「等你老了丑了,我也跟着老了丑了,倒时候怕是你要嫌弃我了。」
  唐晓薇闻言扑哧一声笑道,轻轻的男人的胸口的捶了一下,笑道:「满嘴胡
说八道。」
  王鑫用力将她抱紧,笑道:「我可没有胡说八道,晓薇,你陪我一起走完剩
下的人生好不好。」
  唐晓薇用力的点点头,说道:「主人,我不是想跟你妈妈争宠,只是我怕你
会冷落了我。」
  王鑫呵呵一笑,说道:「我的傻老师,我怎么会舍得冷落了你,我希望你知
道,我爱你的心思可不比对我妈的喜欢来的少。」
  唐晓薇点点头,说道:「我相信,主人,你会跟我结婚吗?」
  王鑫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说道:「当然,而且我妈也同意的,不然你怎么
会怀上孩子。」
  唐晓薇红着脸说道:「主人,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王鑫笑道:「如果是像你这么漂亮,那我希望是女孩子。」
  唐晓薇倒是没往母女共侍一夫上去想,闻言笑道:「我以为主人会喜欢男孩
子呢,我倒是这是个男孩,免得像我一样被你们男人欺负。」
  王鑫摸着唐晓薇光滑的脸蛋,笑道:「我哪里有欺负你啊,宠爱你还来不及
呢。」
  唐晓薇笑道:「主人,你真好。」
  王鑫听着唐晓薇声音,下身蠢蠢欲动,刚刚才在陌生女护士身体里射过精的
鸡巴又硬了起来,于是大着胆子求欢道:「晓薇,你让我摸摸好不好。」
  唐晓薇闻言,羞红着脸点点头,说道:「你轻点,不要伤着孩子。」
  王鑫笑道:「我知道,我不碰你身子,只是亲亲摸摸。」
  唐晓薇红着脸被王鑫平放在床上,王鑫把病房门的销上,然后爬到唐晓薇的
身侧躺下,看着她娇羞迷人的脸庞,忍不住赞道:「真美。」
  唐晓薇害羞的闭上眼睛,虽然明知道自己已经和主人发生过性关系,但是她
的记忆已经完全忘了,这会儿便跟初夜一般的紧张,好在主人承诺不侵犯她的肉
体,这让她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些,但依旧是很紧张。
  王鑫看着女人的俏脸,怎么看都觉得靓丽无比,唐晓薇的容貌比家里的三个
女人都还要漂亮一些,记忆中竟是连一个可以比肩的都没有,比那些整容、PS
后的平面模特也不逞多让,瓜子脸、尖下巴,眼睛很大,睫毛一根根的分毫毕现,
这还是现在憔悴后的样子,如果焕发出青春活力,还不知道美成什么样。
  王鑫将唐晓薇揽在怀里,他现在要做的是趁热打铁,既然已经打定主意不让
她想起正确的记忆,之前已经用谎言做了足够多的铺垫,剩下的便需用柔情将她
的心彻底征服,把前夫和小情人当成是梦,彻底的忘记。
  王鑫的手轻轻的沿着女人的脸颊滑到她的胸口,轻轻的隔着病号服揉捏着丰
满的乳房,笑道:「晓薇,你的胸部好坚挺啊。」
  王鑫是由衷的赞叹,唐晓薇闻言一脸娇羞的躲在男人的怀里,说道:「主人,
你就会取笑人家,妈的胸部比我大多了。」
  王鑫笑道:「我为什么要取笑自己的女人啊,你和我妈各有特色,你的坚挺,
我妈的硕大,我都喜欢。」说着,他情不自禁的的吻上女人的唇,唇齿留香,让
他忍不住流连其中。
  唐晓薇被王鑫吻得情动不已,沉闷的呻吟着,勾住男人的脖子,肆意求欢,
对于男人的安禄山之爪,她尽情的放纵,感到衣服的扣子已经被解开了,一枚乳
房已经落入了他的手中,不由的羞喜交加。
  王鑫沿着她的脖子一路向下舔吻,在她的乳房上停了下来,胸口的纽扣已经
被解开了,两枚白皙高耸的奶子被浅粉色的胸罩包裹的紧紧的,看得他一阵口干
舌燥。
  唐晓薇这会儿早已是羞得捂着了脸,让男人随性而为,王鑫老实不客气的将
两枚奶子从乳罩中释放出来,抓在手心中肆意的揉捏把玩,坚挺饱满,虽然不如
柳玉洁的丰满硕大,却匀称漂亮,自然内扩,有一道天生的乳沟,大概是34C
的样子,玩惯了家里的两头奶牛,偶尔换换口味,倒也十分不错。
  王鑫凑过头去,用舌尖在乳头和乳晕上跳舞,刺激的她鼻息浓重,轻咬下唇,
双手使劲抓紧床单,毕竟双眼,苦苦压制内心的欲望冲动,因为她怕自己忍不住
想和主人做爱,而怀孕才两个月,做爱无疑是非常危险的。
  王鑫把唐晓薇的两粒粉红色的奶头舔得硬起,这才笑吟吟的放过,顺着胸部
一路向下舔,唐晓薇的肚子还未有明显的隆起,平坦的如同冰面一般光洁滑溜,
他的舌头一圈一圈的从肚皮的外面舔弄,一直舔到她的肚脐眼,弄得唐晓薇全身
发痒,娇笑连连。
  王鑫笑着继续往下,用牙齿咬下她的裤子,吻到她的胯下,她的内裤是印着
小草莓的卡通白色内裤,这种内裤他很久都没见到了,如今连草儿穿的都是性感
的蕾丝丁字裤或者是半透内裤,不由的兴趣上来,隔着内裤,轻轻的咬着她高高
隆起的阴阜。
  唐晓薇的阴阜极其敏感,如小馒头似的鼓起在裆下,被王鑫的牙齿磨蹭到,
不由的全身战栗,显然是情动已及,虽然王鑫很想把她的内扒下来,但考虑扒下
来也干不了,还不如留着一丝念想,于是在她的裆部处研磨了许久,直到他的舌
头敏锐的舔到从内裤里渗出来淫水,才哈哈笑道:「晓薇,你是不是很想主人干
你啊。」
  唐晓薇点点头,又赶忙使劲摇摇头,说道:「主人,今天先饶了晓薇好不好,
我身体好难受,但是又怕伤着孩子。」
  王鑫闻言不敢再挑逗下去,笑着点点头,说道:「好。」坐起身子,正要去
提唐晓薇的裤子,却被一样东西深深的吸引了。
  「好漂亮的大腿。」王鑫忍不住在心底赞道,顺手将她的裤子扯下去大半。
  唐晓薇大羞,直感到淫水分泌的更加急促了,连忙哀求道:「主人,你答应
我的。」
  王鑫咽了一口口水,盯着她漂亮匀称的大腿,说道:「放心,我不弄你,我
想看看你的腿,好漂亮。」
  此刻唐晓薇的两条腿的大部分都露在他的面前,又细又直,不是麻杆似的皮
包骨头,而是充满了肌肉和弹性的完美大腿,没有丝毫的赘肉,皮肤绷得紧紧的,
漂亮异常,而且上下身材比例一对比,这双腿的长度比例怕是占到身体的六成多,
堪称完美。
  王鑫忍不住伏下去,舔着她的大腿肌肤,笑道:「晓薇,以后少穿长裙吧,
多穿热裤,这么漂亮的腿藏起来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
  唐晓薇红着脸点点头。
  王鑫恋恋不舍的又亲又摸,怕自己忍不住,终于还是放过了她,强压下心中
的欲望,把她的裤子穿上,这才坐到旁边,笑道:「你的腿可真漂亮。」
  唐晓薇自豪的笑了笑,说道:「主人,你若是喜欢,以后我天天让你摸。」
  王鑫点点头,说道:「那是自然,不光是大腿,还有你的奶子,你的小嘴,
你的脸蛋,我都要天天摸,天天舔。」
  唐晓薇见主人这会儿就好似是要糖吃的孩子,不禁笑出来说道:「好,我答
应你,主人,等我生完孩子,会好好和母亲伺候主人的。」
  王鑫突然为难的说道:「晓薇,还有一件事,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
  唐晓薇见主人面有难色,好奇的问道:「什么事?」
  王鑫叹了口气说道:「你果然是忘记了,那算了,等你身体好些再说吧。」
  唐晓薇哪里等得了,撒娇道:「什么事啊,弄得这么神秘,说嘛说嘛,好主
人。」
  王鑫假装推却了两次,才说道:「家里出了你和我妈以外,还有两个女人,
阮玉珠和阮草儿,你还记得吗?」原来他是不打算这么快说的,但是看到唐晓薇
似乎精神不错,他干脆把这件事提早说出来,反正以后她一定会知道。
  唐晓薇闻言一愣,面色顿时尴尬起来,嗫喏的说道:「你是说,你还有其他
女人?」
  王鑫点点头,说道:「你如果想骂我就骂吧。」
  唐晓薇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心中郁结的气息,缓缓的说道:「她们
又是什么人?」
  王鑫答道:「一对可怜人。」然后就把阮家母女的可怜经历缓缓说出来。
  唐晓薇都听得傻掉了,诧异的问道:「真的有这种事情吗?」
  王鑫苦笑道:「这种事情我骗你做什么,我母亲看她们可怜,好心收留下来,
她们对我们家心存感激,便留下来照顾我的生活起居,以为母亲的工作很忙,所
以大部分时候都是她们陪在我身边照顾我。」
  「一开始,我们并没有并没有发生什么,但是时间长了,我发现阮玉珠每天
都会消失一些时候,后来我才知道她是淫瘾犯了,长久的性奴生活给她造成了很
大的心理和生理阴影,她痛恨男人强奸她,但是她因为常年被奸淫,身体已经适
应了那种感觉,在我们家里开始新生活后,性方面得不到满足,时间一长,便压
抑的很痛苦。」
  唐晓薇哦了一声,神色缓和了许多,虽然她不知道是否真的有淫瘾这种东西,
但是她却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上瘾,何况是做爱的快感,只
是阮玉珠被男人强奸了那么多年,早对男人恨之入骨了,要让她重新接受一个新
男人,好像也只有王鑫最合适了,于是问道:「所以你就帮了她?」
  王鑫点点头,说道:「她对我极好,简直是我当成儿子一样看待,我开始也
不想那样,但是实在没办法,淫瘾发作的越来越频繁,非常的痛苦,所以我就和
她做爱了。」
  唐晓薇长舒了一口气,想了想,突然问道:「你和她是什么时候的事?」
  王鑫愣了下,旋即说道:「比你早,初三的时候就开始了。」
  唐晓薇顿时悲道:「那就是在我们开始之前,你就和她发生过关系了,主人,
你一直在骗我。」
  王鑫一把抱住她,说道:「我哪里有骗你,我对她并不是爱情,更像是亲情,
我和她做爱,是因为不想她痛苦,对你,我却是爱啊。」
  唐晓薇凄苦的说道:「所以你就瞒着我。」
  王鑫苦笑道:「你到我家之后,没多久就知道了,只是你现在忘记了。」
  唐晓薇满脸沮丧的说道:「你老实交代,你还有多少个女人。」
  王鑫讪讪的说道:「我和草儿也有关系,我承认,我和她是没忍住。」
  见王鑫主动招认,唐晓薇反倒是没办法痛恨起来,好半晌才悠悠的说道:
「主人,你还打算招惹多少女人?」
  王鑫抱着她,亲吻着她的脸颊,说道:「晓薇,因为我爱你,所以我不想骗
你,虽然我有你们四个陪伴,但是你们在床上还是没办法满足我。」
  唐晓薇红着脸说道:「怎么可能?」
  王鑫将唐晓薇的手拉到自己的胯下,苦笑道:「是真的,不然你以为你当初
怎么能接受其他女人,因为你自己也知道无法满足我,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有
时候会借口出去,其实是跟阮家母女见面了,因为只有她们两个才能稍微让我发
泄一下,每次和你做爱的时候,我都小心翼翼的,我那里太粗太大,生怕伤着你。」
  唐晓薇下意识的摸了摸主人的裤裆,好像确实是鼓鼓囊囊一大团,哭笑不得
道:「我就从来无法单独让你满足吗?」
  王鑫点点头,说道:「我们四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你比阮草儿的耐力还要差
一些。」
  唐晓薇羞愤愈死,虽然完全没有印象,但是一想到自己连个十三岁的小女孩
都比不过,深感丢人,深吸了两口气说道:「我不信。」
  王鑫一把将裤子拉链拉开,将粗壮的阳具掏出来塞到唐晓薇的手心中,说道:
「你看,这就是证据。」
  唐晓薇在大学时也跟宿舍的舍友们看过一些A片,并非什么都不懂,羞怯之
下还是忍不住去看了几眼,惊得她嘴巴成了O型,惊道:「这么粗!」
  王鑫点点头,说道:「你若是可以帮她舔舔,还会更粗,更长。」
  唐晓薇红着脸瞪了主人一眼,把手拿开,但眼神却不忍挪开,嘴里说道:
「丑死了,放回去。」
  王鑫见目的达到了,便嘻嘻笑着,把阳具放回去,抱着唐晓薇说道:「老师,
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唐晓薇见王鑫使出撒娇的绝技,忍不住笑了下,随即叹了口气说道:「我们
四个一起上,也扛不住吗?」
  王鑫点点头,说道:「忙一晚上,大概能让射两次吧,但是远远不能尽兴。」
  唐晓薇叹了口气,如果可以话,她应该会选择远远的逃开这个淫乱之地,可
是王鑫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她受够了做孤儿的苦,一直梦想着有一个幸福美
满的家庭,哪里会舍得让孩子刚出世就没有父亲,只得又叹了口气问道:「那个,
她们三个也同意你找其他女人吗?」
  王鑫点点头,说道:「这是我们一起商议的结果,因为每次欢好之后,你们
几个都累得不行,偏我有精力旺盛难以发泄,母亲怜我,阮家母女爱我,所以都
不忍让我憋得难受。」
  唐晓薇一听,撅起嘴巴,说道:「我也不想你憋得难受的,唉,算了,她们
都同意的话,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是你这样会不会伤身体啊。」
  王鑫哈哈笑道:「你看我像是伤身的样子吗?唉,你这失忆弄得,同一件事
我要尴尬的解释两遍,郁闷。」
  唐晓薇笑道:「那我要是不同意,你岂不是更郁闷。」
  王鑫委屈的说道:「是啊。」
  唐晓薇见王鑫跟孩子似的撒娇,心中涌起一股母性,她原本就比王鑫大了许
多,亦姐亦母,拥住主人笑道:「好啦,我又没反对,唉,我现在有孕在身,也
不能服侍你,她们三个应该也很辛苦,若是能多个姐妹来分担,也是好事,只是
你不能随便把人领进来,万一出了什么岔子,泄露出家庭淫乱的秘密,那可就不
得了了。」
  王鑫点点头笑道:「这个我自省得,你就放心吧。」
  经过这番瘫痪,两人的关系又亲近了许多,唐晓薇见王鑫把这么秘密的事情
都告诉了自己,想来自己怕真的是做过这些,一想到本来预想中的三人淫乱变成
了五人淫乱,不由的脸红做烧,而且对于那素未蒙面的阮家母女也是有些好奇,
究竟是怎样一对母女啊,居然心甘情愿的共侍一夫,不知道主人对她们是不是因
此格外宠爱呢。
  两人又说笑了一会,唐晓薇身子重,渐渐有些乏了,在王鑫的亲吻下,倒在
男人的怀中沉沉的睡去。
  待她熟睡之后,欲火中烧的王鑫想到小树林中那个身材妖娆的女护士,忍不
住悄悄的翻出唐晓薇的手机,走到门外,先是调出短信,仔细一番,果然发现有
一些甜言蜜语的短信,其中不乏一些露骨的短信,看得他眉头紧皱,迅速删掉,
同时把对应的号码也给清除,这才拨通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电话铃响了十余下也没人接,王鑫心道难道是她没注意到,不会啊,那么明
显的东西,一想到晚上在树林里的艳遇,王鑫就感到一阵暗爽,家花没有野花香
这句话说得倒是不错,虽然那个女人姿色不如家里的三个女人,但是肏起来实在
是过瘾,被唐晓薇撩拨到现在却无法发泄,他忍不住想约她出来再爽一次。
  王鑫不死心的又打了两次,还是没人接,只得无奈的往病房那边走,可是越
想越难受,身体像着了火似的,终于还是没忍住,又打了第四次,铃声响到第八
下,就在他快要绝望的时候,终于有人接通了电话。
  「喂?」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略带警惕而又迟疑的声音。
  王鑫轻轻一笑,说道:「我还以为你不打算接了呢。」
  女人听到不由的有些尴尬,不由自主的说道:「我刚刚不在,你有什么事吗?」
  王鑫听女人这么说,不由的暗道有戏,如果这女人把电话挂了或者关机,那
就表示彻底没戏,但如果找借口不接电话,那就表示她还在犹豫,于是笑道:
「我的手机落你那了,我想过去取一下。」
  女人迟疑了下,说道:「别别。」
  王鑫心中一笑,说道:「要不我在小树林等你,你把手机送过来。」
  「不行。」女人立刻反对道,可能是声音喊得大了,听到那边有人问,出了
什么事啊,护士长,然后便是她在解释。
  王鑫笑了笑,说道:「好吧,那我在老住院楼四层的东消防通道等你,不见
不散。」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半点不留给对方考虑的时间。
  倪护士长听到话筒里的忙音,不由的一阵气苦,这人怎么这么霸道,原本打
算选个人多的地方把手机还给他,就此了解了这件事,从小树林回来到现在,已
经三个多小时了,可是她的情绪根本就平静不下来,好在今晚没什么大事,不然
非出医疗事故不可。
  之前电话铃响的时候,她正拿着手机想着心事,铃声响起把她吓了一跳,赶
忙塞到抽屉里。
  「护士长,怎么不接电话啊。」旁边新来不久的小护士问道,今晚就她和护
士长两个人值班。
  倪护士长佯装镇定的抱怨道:「推销广告的,烦死了,天天打。」
  小护士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没过十来秒,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而且连着响了两次,倪护士长感到小护
士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了,羞愤愈死,在医院里,护士与医生的私下关系不正常
的并不罕见,倪护士长和小周医生之间做的虽然隐秘,不过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
墙,小护士自然也听过一些,只是这些话都只能私下传,搬不上来台面。
  倪护士长手忙脚乱的试了两次,却不知道如何关机,一时慌乱下,把拔电池
这招也给忘了,第四次并不是主动想接,而是一时不小心,按下了接听,才不得
不硬着头皮接通电话,结果王鑫说完便突然挂断电话,弄得她措手不及,有心不
去,却又害怕对方找过来,只能硬着头皮站起来,对小护士说道:「我出去一下,
你帮我看着,有事打我电话。」
  小护士点点头,突然小声说道:「护士长,你放心去吧,我会帮你照看的。」
  倪护士长眼神一阵慌乱,强自镇定的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便急急忙忙
的走了。
  小护士看她匆匆忙忙的样子,心中偷笑,过了十几分钟,也不见护士长回来,
正想着明天怎么偷偷传播这个八卦消息,突然见到周医生和副院长几人从另一边
走过来,吓得赶紧站起来喊道:「院长好。」
  副院长随意点点头,倒是周医生四下一打量,觉得奇怪,心道倪姐跑什么地
方去了。
  小护士也奇怪,护士长去哪了?
  倪护士长在哪?她就在医院里,老住院部的四楼,消防通道的台阶上,只是
她此刻不是什么端庄温柔的护士长了,而是一个陷入欲海求生的风骚女人。
  王鑫的鸡巴在今晚第二次进入同一个女人的身体,在她炙热的阴道的里驰骋,
十几分钟前,王鑫在她的嘴里还是臭流氓、强奸犯、下贱卑鄙,但现在,已经成
了亲哥哥、亲老公、好主人,短短的十几分钟,她已经连续攀上了两次极乐的高
峰,身后的男人似乎有着无穷的魔力,让她从肉体到心灵都没有办法抵抗。
  当倪护士长走到三楼的时候,其实已经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她甚至有点期
待可能发生的事,她的身体已经发烫做烧,自主的开始渴求了,每走一步,便感
到胯下多湿润一分,每上一层楼,乳房上便掀起一片的鸡皮疙瘩,到了四楼的时
候,乳头的硬得发涨,心底渴求到了极点。
  但是当倪护士长看到背朝自己的高大男人回过头时,顿时惊得所有的欲念都
暂时消退了,因为那根本就是个少年,看起来最多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如果不
是他的声音与小树林里的声音一模一样,她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就是被这
样一个,跟自己儿子差不多年龄的少年肏的魂不守舍,以至于巴巴的跑过来盼着
再被肏一次。
  「来啦。」少年微笑着说道,他的声音很温柔,而且面貌更不像倪护士长想
象中的那般凶恶,反倒是英俊帅气的阳光大男孩,可是这副相貌反而更让她接受
不了,她宁可与她发生关系的是个满脸横肉的屠夫形象。
  几乎是想都没想,倪护士长掉头就要走,可是还没迈出两步,就被对方一把
抱住腰,箍得紧紧的,耳边传来少年的轻笑声:「怎么啦,看到我就要走,我难
道丑的吓人吗?」
  倪护士长悲愤的想要挣开,可是在此证明这只是徒劳,她又不敢大声呼救,
只能小声哀求道:「对不起,求求你,放我走好不好。」
  王鑫笑道:「你怎么总是这么天真啊,呵呵,男人在这种时候怎么可能放女
人走呢,你当时求周医生放你走,他也没同意的,对吧。」
  倪护士长心里咯噔一下,心道他果然一开始就在附近,全部都听到了,他话
里话外透露着用秘密要挟的意思,容不得女人反抗,倪护士长悲哀的哭道:「你
想怎么样啊。」
  王鑫伸出舌头舔了下女人的耳垂,说道:「你难道猜不到?」说着,他用力
的把屁股向前顶了一下,隔着薄薄的护士裙,倪护士长轻易的便感觉到对方阳具
的宏伟。
  倪护士长惊得赶忙低声哀求道:「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王鑫皱了皱眉头,捏着女人的下巴将她的身体扳过来,看着她梨花带雨的可
怜模样,不悦的说道:「和我做爱就让你那么痛苦吗?如果你是个规规矩矩的良
家妇女,我自然不会去坏了你的清白,你既然能与别人偷情,陪我做一次又有何
妨,再说了,之前又不是没碰过,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王鑫毕竟是个娇宠的富二代,虽然品性还算不错,日常行事却有些霸道,他
之所以找倪护士长过来泻火,因为他打心眼里就瞧不起她,认为她是人尽可夫的
下贱女人,没想到她居然不愿意,让欲火中烧的他很是不爽。他上下打量着倪护
士长,这女人看起来在三四十岁上下,个头颇高,大概有170公分,圆圆的脸
蛋,颇有一些富态,五官端庄,虽非绝色,但徐娘半老风韵犹存,颇有几分勾人
的姿色,这时梨花带雨做可怜状,反倒是让王鑫更加有征服的欲望,不愿放她走。
  倪护士长听出对方话里的鄙夷,心中羞愤难当,但是又没办法辩解,这半年
多以来,在周医生一步步的勾引下,她做了许多自己从来不曾想象过的事情,说
到底,她其实是个偏向保守的人,不然也不会为了儿子苦苦维持没有爱的家庭,
但是随着丈夫对她越来越冷淡,她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周医生的出现是压倒骆
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以前也有男人对她现过殷勤,不过那都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现年四十二的她,这几年老的很快,包括丈夫在内,男人的目光早转到更年轻的
一群,让她心底着实有些失落,而周医生对她表现的爱慕和痴迷简直就是雪中送
炭,满足了她寂寞的心灵渴求,因此几乎是半推半就的玩起了暧昧,当两人的关
系发展到口交、乳交之后,每每看到对方因为自己弄得他太爽而精液狂喷时,她
便感到由衷的快慰。
  一想到这,倪护士长顿时没了立场,当要让没皮没脸的放下身段,与一个跟
自己儿子差不多的少年做爱,她实在是没办法接受,逃又逃不掉,呼救又不敢,
只能拼命护住胸口,急促的哀求道:「求求你,求求你,对不起,我不该偷人,
我保证不偷了,求你放过我吧。」
  王鑫嘲讽的笑道:「你偷不偷人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你老公,难道刚
刚在小树林里快活的欲仙欲死的不是你吗?再说了,如果你真没有与我发生关系
的心思,那为何要接通电话,又为何要巴巴的跑过来。」
  倪护士长顿时语塞,嗫嗫喏喏的说道:「我是不小心才接通的,我来是因为
怕你找过去,我更难堪。」
  王鑫不听她的解释,冷笑道:「可是你还是来了,而且你上楼时候鼻息甚重,
我可是听的一清二楚,你可敢拍着胸口保证,绝没有半点红杏出墙的意思?」
  倪护士长想起自己在上楼时胸口和胯下的异状,顿时没了言语,这少年的话
怎么这般老辣,一语既出,针针见血,把她说的哑口无言。
  王鑫见女人陷入沉默,得意的笑了笑,说道:「你老实说实话,在小树林里
我干得你很舒服吧。」
  倪护士长一听,原本惨白没有血色的脸刷得通红,又羞又怒的看着对方,哀
求道:「求你不要说。」
  王鑫冷笑道:「如果你答应我的要求,我便不说。」说着,他的手摸上女人
的屁股,在她的大屁股上用力拍了一下,「啪」的一声闷响,掀动了女人肉呼呼
的屁股,在寂静的楼梯间回荡起来。
  这个举动把倪护士长吓得腿都软了,生怕引来路人,万一被发现,自己就不
用做人了,赶忙最后哀求哭诉道:「你不能这样啊,你放了我吧,我给你钱,给
你钱行不行。」
  王鑫闻言不怒反笑,说道:「呵呵,你很有钱吗?」
  倪护士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家并非是大富大贵之家,丈夫虽然有些门路,
全国天南海北的也赚了一些,不过那都是他自己的,除了给点生活费外,倪护士
长根本沾不上手,这些年偷偷积攒了五六万的私房钱,不过和周医生勾搭上以后,
她前前后后贴补了对方一万多,现在手头只有不到四万。
  王鑫见对方不答,不由冷笑道:「我留在你那的手机,是前几个月从美国买
回来的,国内还没上市,价格大概在6000块钱,我开的车子也没有多贵,大
概50多万,我想知道你打算用多少钱来堵我的嘴,并且让我放过你。」
  倪护士长一听,顿时脑子一蒙,知道是彻底没辙了,气得哭道:「你难道非
要搞我吗?我都四十二了,可以做你妈了。」
  王鑫笑了笑,说道:「我又不介意。」
  倪护士长悲哀的说道:「可是我介意啊。」
  王鑫这才明白女人为什么这么抗拒的原因,问道:「你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不
愿意和我做爱的吗?」
  倪护士长没办法,只有点点头。
  王鑫又问道:「那你老实告诉我,如果你上楼的时候看到我是二三十岁,你
会不会同意和我做爱?」
  倪护士长脸色更红,又不敢说谎,只得又老老实实的点点头。
  王鑫喜道:「今晚我在小树林里,干的你很爽吧。」
  倪护士长大窘,见王鑫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深深叹了口气,把心一横,置
之死地而后生,说道:「是,我承认,我从来没这么爽过,今晚我来还你手机,
也未曾没有和你再做一次的念头,实在是太舒服了,这几个小时我都没办法平静
下来,但是,」她悲哀的低鸣了一声,然后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你竟然是
个未成年的孩子,我实在没办法和你做爱,我办不到。」
  王鑫见倪护士长真情流露,心知强硬的手段用完了,下面是该怀柔的时间了,
于是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她激动的情绪,说道:「你是不是有个跟我
差不多大的儿子。」
  倪护士长红着脸点点头。
  王鑫笑道:「你是不是和他做过爱?」
  倪护士长反应顿时激烈起来,说道:「怎么可能。」
  王鑫摆摆手,笑道:「我随口问问而已,你反应别那么激动,你儿子听话吗?」
  倪护士长听到对方谈及自己的儿子,顿时满脸愁容,叹了口气说道:「一般
吧,那孩子沉默寡言,也不怎么跟我说话,他爸爸,唉,那个混蛋不说了。」
  王鑫听出对方家庭似乎并不和谐,问道:「你跟你丈夫关系不好?」
  倪护士长看了对方一眼,虽然这个少年刚刚还要强暴她,但是他所展现的力
量,不管是肉体力量、性方面的力量或者是金钱的方面的力量,都让她有种无法
抗拒的无力感,心理学上有一种弱者心理,当面对无法抗拒的强者时,弱者反而
会选择无条件的顺从,以期从强者那里获得安全感,现实中便常有被绑架者最后
反而帮助绑架自己的人,便是这种心理作祟。
  倪护士长面对王鑫的强势,不知不觉中,心理也发生了类似的变化,因为失
去了丈夫的关爱,她迫切的需要寻找新的情感慰藉,原本周医生是她选定的目标,
但仅仅是几个小时,王鑫便用强势将她身心内外彻底征服,此刻她明明被王鑫百
般欺侮,但是却怎么也恨不起来,反而是一想到小树林中欢好的快感,便有种说
不清道不明的亲近感,她试图不去想,但身体总是在提醒她,加上王鑫此刻的温
柔爱抚,她竟不知不觉的放松了警惕,面对他的问话,尽是知无不言。
  对丈夫的不满,倪护士长真是说上三天三夜都嫌不够,王鑫哪有那个时间和
耐性,只是挑拣来问,明白了大致经过,倪护士长的男人是某个酒厂的业务员,
经常全国跑动,年轻的时候倒也淳朴憨厚,对老婆也是爱护有加,不过倪护士长
人长得美丽,性格也活泼开朗,因此常有些一些闲言碎语传到他丈夫的耳朵里,
时间长了,夫妻自然有些隔阂,加上跑业务难免有各种应酬,她的丈夫也染上了
吃喝嫖赌的毛病,久而久之便对倪护士长没了兴趣,两人都只是为了儿子表面应
付而已。
  了解到这些情况,王鑫倒是有些同情怀中这个女人了,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
虎,她能忍了十年才红杏出墙,也算是对得起这段感情了,而且听她的意思,自
己竟在无意中,成了第二个插进她身体的男人,看着面色羞红,一脸茫然的女人,
王鑫的心理也起了些变化。
  仔细看了看这个女人,王鑫觉得倒是很对自己的胃口,她虽然年纪稍大了一
些,但并不苍老,正值壮年,平素保养的也不错,眼角几道细纹,若不是仔细看
还不大看得出,皮肤虽有些松弛,但却还不失弹性,更胜在白皙,身材更是如熟
透的水蜜桃,一双乳房又大又软,在小树林时,他就摸得爱不释手,阴道也颇紧,
看起来是很久没做过爱了,肏起来还挺爽的,虽不如综合比起来不如家中的三个
女人和唐晓薇,但偶尔拿来换换口味倒也不错,更何况,她的身份是中年人妻,
有丈夫有儿子,而且儿子跟自己差不多,让他更感到格外刺激,越发的不想放手
了。
  想到这儿,王鑫就不想将她当成一次性的消耗品,存心把她收为胯下的玩物,
于是说道:「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如此抗拒我,周医生可以给你的,我也可以给
你,他不能给你的,我也都能给你。」
  倪护士长红着脸说道:「不是那个原因。」
  王鑫闻言不悦道:「我又不是你亲儿子,你有什么好顾及的。」
  倪护士长羞道:「可是,你看起来实在还是个孩子啊。」
  王鑫笑道:「那还不简单,以后我戴个面具干你就成了。」
  倪护士长扑哧一声被逗乐了,旋即发觉自己有点失态,赶忙收敛,摆出一副
凄苦的样子。
  王鑫一把将她搂住,贴着她耳边说道:「其实你应该知道,我不会轻易放你
走的,我是什么人,你以前不知道,但是以后一定会知道,我表面看起来很温和,
但内心其实很霸道,你那什么狗屁理由在这里根本行不通,若你顺从我,我便让
你尝到这世上最快乐、最美妙的事物,并且你以后的日子,说穿金戴银是俗气了,
不过只要你有要求,不是过分到从天上摘星星什么的,我都可以满足你,若你非
要抗拒,我今晚也不会放过你,只是便通奸为强奸罢了,就算你告到派出所我也
不怕,只是到时候的后果就不怎么好了,而且日后你要小心有什么流言蜚语传进
你老公的耳朵里,两条路你自己选吧。」
  王鑫的一番威逼利诱,让倪护士长心中既痛恨又害怕,看着这个跟自己儿子
差不多大的男孩,她全身都有一种无力感,无奈的说道:「我都这么老了,你又
何必呢?凭你的条件,什么年轻女孩找不到。」
  王鑫笑道:「年轻女孩有年轻女孩的好,你这样的熟女也有她们拍马也赶不
上的地方,你以为我是随便什么女人都上的吗?若不是我喜欢你,我当真是连看
都不会多看你一眼的。」
  倪护士长听到少年说喜欢自己,心脏竟然非常不争气的剧烈跳动起来,没来
由的生出一番惊喜,心绪激动之下,口不择言道:「你真的不嫌弃?」
  王鑫点点头,说道:「那是当然,你和那个周医生之间必须断了,从此以后,
除非是你丈夫,否则不许任何男人碰你。」
  少年强硬的语气让倪护士长不由自主的点头,待察觉时已经没办法后悔了,
心道自己这样岂不是同意了做少年的情妇,一想到他是个跟自己儿子差不多的男
孩,不由大窘,可是却又没来由的有些莫名的期待。
  王鑫见状,趁着打铁道:「我知道你很犹豫,那我问你答,若是你还是觉得
没感觉,我便放过你。」
  倪护士长连忙点头,说道:「好。」
  王鑫见她入了套,笑了笑,说道:「你是不是被老公冷遇,只要回答是还是
不是。」
  倪护士长痛恨的点点头,说道:「是。」
  「你平常想男人吗?」
  倪护士长迟疑了下,王鑫催促道:「不许思考,要凭着本心去回答,你要是
再迟疑,就算你放弃了。」
  倪护士长赶忙点点头说道:「想。」
  王鑫又问道:「你讨厌我吗?」
  倪护士长摇摇头,说道:「不讨厌。」
  「我干得你爽不爽?」
  「爽。」
  「真爽假爽?」
  「真爽。」
  「你现在奶头硬了吗?」
  倪护士长一下子答不出,见王鑫似乎要判她放弃,赶忙说道:「我不知道啊。」
  王鑫笑着三下五除二就解开了女人的领口到胸部的扣子,将她硕大丰满的奶
子掏了出来,笑道:「你自己看。」
  倪护士长红着脸,屈辱的说道:「硬了。」
  「你的屄潮了吗?」
  倪护士长这次学乖了,主动摸了下,说道:「潮了。」
  王鑫摸着倪护士长的大奶,笑道:「想做爱了吗?」
  倪护士长下意识的点点头,脱口道:「想。」
  王鑫根本就没有留给倪护士长思考的时间,一见她点头,嘴巴便亲了过来,
女人本能的想要躲开,但是王鑫使劲在她胸口捏了一下,痛得眼泪都出来,便不
敢再动,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开,接着舌头抵了进来,一双魔手在她的胸口大力的
揉捏着,吻得她喘不过气,揉得她心里发慌,她仿佛是沉船溺水的人,惊恐之下
四处乱抓,一把抱住王鑫,心中顿时大安。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一个失去了爱情与梦想的女人,在一个比她小二十多岁
的少年身上,找到了心灵与肉体的慰藉,在他的口舌之间逐渐沉沦。
  倪护士心知今晚是难以善终了,便有些自暴自弃的激烈回吻着少年的唇舌,
她一边吻一边无声的流着泪,如果说和周医生发生关系,一半是为了报复丈夫,
一半是因为寂寞难耐外,与王鑫发生关系就完全是因为肉体的驱动,她意识到自
己在这场欲望的竞赛中永没有胜出的可能,从此她将羞辱的成为这名少年的玩物,
追逐对方赏赐的快感,成为少年狎玩的性玩具,她的泪水带走了最后一丝反抗的
勇气和念头,当泪水逐渐流干时,倪护士长的心也彻底沉沦了下去,抛去了矜持
与羞怯,清除了最后的道德底线。
  吻了好久,王鑫才放开倪护士长的嘴唇,用舌头舔去她脸颊上的泪痕,问道:
「喜欢吗?」
  倪护士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真的不肯放过我吗?」
  王鑫捏着对方的下巴,点点头,笑道:「是的,你反抗也没用。」
  倪护士长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好吧,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能破坏我的家
庭,好吗?」
  王鑫心道,你不离婚更好,那便一直都是人妻了,玩起来更刺激,于是点点
头,说道:「那是自然,但是除了你老公,其他人都必须断了,尤其是那个周医
生。」
  倪护士长点点头,说道:「那是自然,你当我是人尽可夫的娼妓吗?我和他
只是互相慰藉罢了,有了你,我想我也不需要他了。」
  王鑫笑道:「你放心吧,我会好好待你的。」
  倪护士长红着脸点点头,叹了口气说道:「唉,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年
轻,唉。」
  王鑫摸着女人的奶子笑道:「怎么,年轻不好吗?我以为你这样的中年女人,
会比较喜欢像我这样的年轻人呢。」
  倪护士长闻言娇媚的瞪了王鑫一眼,轻笑道:「不是不好,就是有点别扭,
这么说起来,倒像是我占了你的便宜。」
  王鑫笑道:「我们之间没谁占谁的便宜,我喜欢你这样的大奶子熟女,只要
你乖乖听话,我想我们的关系会保持很久的。」
  倪护士长闻言心里苦笑道:「得,这下真成他的玩物了。」但是她已经没什
么意志去抗拒了,于是顺从的说道:「你真是我的命中魔星,唉,我知道了,我
会乖乖听话的,你也要答应我,不能破坏我的家庭。」
  王鑫点点头,说道:「我知道的,对于破坏你的家庭我没兴趣。」
  倪护士长放心的点点头,松了一口气,说道:「你叫王鑫是吗?」
  王鑫嗯了一声,反问道:「你叫什么?」
  倪护士长笑了笑,说道:「我叫倪虹。」
  「你多大了?」王鑫好奇的问道。
  倪虹笑道:「你问的好直接,我今年已经四十二了,年纪有些大了吧。」说
到自己的年龄,她竟有些自卑,好似怕对方瞧不起自己,心态已然更之前大不相
同。
  王鑫笑道:「不老,你看起来根本就像是四十岁的人,比实际年龄年轻多了。」
  倪虹听得心中欢喜,笑道:「少拍马屁。」
  王鑫嘿嘿笑起来,原本搂住女人腰部的手移到她的屁股上,大力的捏了一把,
肉呼呼的,手感好极了,大喜道:「我不喜欢拍马屁,我喜欢摸你的屁股,好大
好软啊,倪阿姨,以后我可以随便摸你的屁股和奶子吗?好喜欢。」
  倪虹红着脸点点头,羞得说不出话来。
  王鑫见女人红扑扑的脸蛋,更平添了三分妩媚,不由意动,笑道:「点头是
什么意思?」
  倪虹闻言不已的笑道:「讨厌,这么戏弄人家。」
  王鑫嘻嘻笑着,大力揉捏着女人的奶子和屁股,说道:「我没戏弄你,我只
是想听你亲口告诉我而已。」
  倪虹瞪了他一眼,哀怨的说道:「阿姨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要作践我。」
  王鑫笑道:「倪阿姨,你哪样了啊,不舒服吗?」
  倪虹无奈,只得把头埋进少年的怀里,轻声笑道:「小坏蛋,非要我说出来
你才开心,阿姨的奶子和屁股都在你手心里,你以后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吧。」
  「还有呢。」王鑫并不想轻易放过她。
  倪虹羞愤欲死,只得更加露骨的说道:「阿姨会脱光衣服,捧着你最喜欢的
大奶子,让你摸,让你舔,给你喂奶,阿姨会撅着大屁股,让你玩我骚肉,玩我
的股沟,插我屄,插得阿姨大声的淫叫,天天想着你的大鸡巴,日日等着你来揉
我的奶子,玩我的屁股,插我的骚屄。」
  倪虹越说越放荡,把心底的渴求也不知不觉间说了出来,她已经饥渴了太久
了,做梦都经常是春梦,与周医生在一起的这半年,她固守最后一道防线,却也
把欲望积累的太久了,就像是鼓胀的气球,已经到了爆炸的临界点,现在被猛地
戳破,欲望顿时倾泻而出,让她已经无法再用意志和道德去压制身体的冲动了。
  一边说话,倪虹一边感到奶子暴涨,阴部瘙痒难耐,忍不住在王鑫的怀里扭
动起来,王鑫看到倪虹发骚的样子,也是大感快慰,嘿嘿的淫笑着,搂住女人亲
了起来。